情比金坚七日锁

看这。开学弧。不要取关www周更。

圈名boki。
小英雄all爆女孩,爆毒解解。
伍六七柒七only。
现在麻烦不要跟我提D5。
王者热门cp基本不吃,半淡白嫖。
yys雪藻酒茨。
D5淡圈,有时间就啥都写
B C Y @boki
谢谢看完呢。

(凹凸国粹PA)生旦净丑/1


1.介于国粹pa所以人物说话方式有改变。
2.我不学京剧也不学昆曲有部分错误请指出我给他改掉。
3.想画人设。但是发现我不会画画。嘤。
4.cp向都很淡,但是多。自行理解吧。

戏台子刚搭好。那一边的演员准备好的没准备好的都在边上,唱花旦的凯莉正吊嗓子,安莉洁也陪她一起吊。
安迷修唱的是净角。这可好,嗓子也不用吊,中气足的很。抑扬顿挫没听过戏的也能说几个门道来,多演的包丞那类正派人物。若是让他演小人,他定是要拒绝的。
一边唱小生的金坐着看戏本子,格瑞和嘉德罗斯正坐他旁边。这便又是唱小生自成一派了。
雷狮唱的是净角,偶尔还跟着凯莉她们当个男旦。这一个戏班,就数他是最不让人省心的了。嘉德罗斯有天赋,雷狮有一副好嗓子,无奈又雷狮又比嘉德罗斯早生几年,伶牙俐齿常气的嘉德罗斯无语凝噎,恶狠狠瞪着怒骂一声四脚猫回去练功去了。
格瑞正是团里性子安静又有实力的代表了,论天赋嘉德罗斯才是顶好的,无奈性子急,年纪小心智不成熟,碰上雷狮就是干柴碰烈火,吵个不停。格瑞却内敛的很,嘉德罗斯也只有在和他相处时才好安静,平时也就是看看戏本练练功,偶尔排些个新戏,倒也是平淡。
嘉德罗斯有两个朋友。在他进戏班前就认识了。一个叫雷德,唱的是小生,随性的很。一个叫蒙特祖玛。专唱穆桂英一类的角色。

这会大家正等着唱戏,人人都捧着戏本比划着。脸上画了脸谱的,服饰繁杂的人都是多,凯莉她们停了吊嗓子,足步轻点若有所思等着开始。

广场戏台前,老少青年挤成一片眼睛瞪的溜圆耳朵直竖,待到那第一声乐声响起才屏住呼吸安静听戏。
趁着这空档,再顺便一提,这戏班子的领班是丹尼尔,照样是老生做领班。
人可深藏不露呢,性子也是不容易琢磨的那种。
这个戏班子也是他一手带的,没人知道里面的人为何而来从哪来的,除非他们愿意说,不然谁也不知道。可是在茫茫人海,有这么多唱京剧的人,这么多戏班子,相遇倒也是一种缘分。




土味庄园(完结)

俺今天把大家叫到庄口门票大榕树下开了个会。

出乎意料大家没有不耐烦,安静作者也没动。

我把切的好好的西瓜发给大家,一人一片,不能再多了。

瓜还挺甜。

啃完瓜。我说。咱们也不是啥城里的机器人。总是要有死的一天的。总有一天我们的故事也会结束。但是咱都是老实人。喜欢的人咱继续喜欢。爱做的事也继续做。比如奈布小哥。不会因为他们说你是软了吧唧姑娘一样性格就真的变成了软了吧唧的姑娘性格。艾玛也不能因为别人说你是妖艳贱货就成了那个梦蝶。

现在我们都年轻。还有大把幸福日子。要好好珍惜。

我看他们有几个想开口,我就阻止:“老弟你别开腔。我就是想说几句。
咱们原本只是个游戏。游戏总有他失去热度的一天,但是就算庄里无人造访,原先的人也不再醒来,我们还要坚持着生活。我们不是啥所谓数据。我们可是有血有肉的人。或许这世上有很多个我们。那里面有很多别设定的咱们,可是在这里,我们就是没有杀戮没有血腥的,你看,奈布小哥在这还是与jio克相爱,梦蝶在俺们这也占不到什么好处。所以我们更要开心过活。好了,俺就这些要说了,大家各回各家吧。要过的幸福。”

大家还是没有说话。太阳渐渐落下了。很美,那种颜色好像艾玛咖啡豆那套衣裳的帽子一样。只是要浅些。

岁月静好,庄园一直在。

快乐吸金!!!!

我原设嘉找到水手服正太pa金宝一起逛展子!!!!吔开心!!!!!

各位,厦门国庆萌都动漫节有一起吗。我全场最肥嘉德罗斯,跟一个凹凸团,xixi找我集邮鸭

(杰佣)麻烦您去死一死好吗(2)

深夜。死神宿舍。
瓦尔莱塔举起她的义肢拍了一下班恩的肩膀,示意要借个火。班恩看了他一眼,嘟嚷几句丢过去个打火机,自己又继续喝酒吃烤黄衣之主去了。一旁的裘克一脸冷漠的盯着他们, 厂长旁边被揍扁的脆脆鲨和娃娃正在自闭,杰克一脸麻木的坐在椅子上喝着红茶。突然,他一拍桌子,站起来仿佛放弃了人设一般,说了一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既然要完成任务,就一定不能坐以待毙!”表情好似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红卫兵。
————————————————
瓦尔莱塔看着他,仿佛在鄙视他放弃人设的行为。但是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死神,杰克还是去了奈布家。
————————————————
同样的方式,同样的有风的夜晚,同样的泼妇跨栏,同样的胯被卡在窗框。
————————————————
当啷——是奈布的杯子再一次碎掉的声音。
————————————————
“所以说你什么时候才能赔我的杯子,这军队限定的都碎了两个了。”奈布用一样的姿势把杰克拉进了屋里,又用同样的速度开始拢碎片,表情越发不悦了,仿佛下一秒就要把碎片拍到杰克脸上。
杰克被这一席话说回了人设里,鞠个躬说出了一句很不文雅的话——“先生,我是杰克,一个死神。我还是来请您死一死的。”
————————————————
奈布暼了他一眼,说“我真的挺怀疑你们是不是三无公司。死个人就这么难?还总让我打碎杯子。偌大一个公司跟居委会似的,一个娃娃还能私奔。”
杰克不知道该接点什么,于是他说“实在死不了的话,我们公司建议您采用饿死等痛苦持续较长的方法,我们有专人监督您。
奈布思索了一会,把碎玻璃往桌子上一放,点点头:“行吧,试试。”
————————————————
杰克走的时候又是爬的窗户,并且又卡住了,最后还是奈布把他推出去的。
————————————————
领导亲自下来巡视,看到杰克反手把他拦在宿舍门口,张口就问:“今天成果如何?”杰克回答“对方选择了饥饿致死,再看看谁愿意监督吧。”
————————————————
领导去一趟宿舍,问问谁愿意替杰克监督,结果瓦尔莱塔说自己行动不便监管肯定不到位,班恩和靓仔倒在地上振起一片灰尘表示我好柔弱啊,厂长说他觉得人事部的弗雷迪急需一个教训所以自己准备搬去他的宿舍无法监管,黄衣之主说自己的烧烤摊刚开业店主不能不在,美智子说了句大实话并表示自己无法监管别人,最后领导的目光落在了杰克的身上,他踮起脚,轻轻抚摸了一下杰克的秃头,告诉他就你了。
——————————————————
jio克:我活的好悲伤,在雨中拉肖邦。

[杰佣]麻烦您去死一死好吗

较短✔
沙雕ooc✔
这个杰克看起来很ooc很沙雕实则还有个个hentai人格✔

杰克是个死神。
一个勤勤恳恳秉持着收割灵魂也要有礼貌的心态终于熬到了男性死神第三人的地位的前途光明的绅士死神。
但是就在昨天,有人举报他非法使用道具刷业绩。于是领导大怒,暗说一个狗屁死神还不是给我干活的居然敢刷业绩——于是绅士杰克就被降职重来了。
其实什么道具啊…不就是那一堆如影随形围绕在他旁边的令人肺疼眼睛痛的雾吗。
绅士杰克有点恼火。
————————————————
不知道谁给杰克发了个任务,是去收割那个死了八次也没死成的雇佣兵奈布·萨贝达的灵魂。
也同样是因为这个任务,所以现在杰克才会因为泼妇跨栏而被卡在萨贝达家的窗框上。
——旁边萨贝达端着一杯水看着他。

————————————————
杰克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所以他开口了:“小先生晚上好,我是杰克,一个死神。介于您是我的任务这一点,所以我可以请您去死一死吗?”
说完露出了他自以为绅士的笑容。
——————————————
当啷——是水杯摔的粉碎的声音。
————————————————
萨贝达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然后幽幽开口:“去死好说,我也挺想死的,但是你可不可以赔我的杯子啊,这是军队限定的诶。”说完再伸出手去把杰克拉进了房里。杰克终于没再被卡着胯,连忙呼出一口气,而后清清嗓,保持着笑容,说:“那是最好了,小先生您先看一下,我们提供指刃开膛蛛丝上吊触手勒至窒息和钩子放血和鲨鱼咬头,不知道…您觉得哪个适合您呢?”奈布蹲下来拢了拢碎片,再抬头看着他,撇撇嘴,回答道:“我觉得除了最后两个都挺好的,还有我怎么总觉得你们这公司不靠谱啊。”
——一场RPG战斗悄然开场
[奈布·萨贝达对杰克使用了【怕死不了】技能]
[杰克会错了意以为奈布·萨贝达是担心太痛苦使用了错误防御技【绝对少痛】被奈布·萨贝达击杀]
嗯,萌新跟满级人皇的斗争。
————————————————
奈布一边踩着凳子强行与杰克对视,一边冷漠无情的打了杰克的脸——“那个谁来着,瓦尔莱塔,是你同事?你们单位来了好几回了,次次都死不了,我只是想问一下,包去世吗?真的,人间不值得,活着没意思。”
——————————————
杰克五百年的死神生涯之中,头一回遇到这样清奇的人。
于是他干脆破罐子破摔,大手一挥险些划到奈布的脸,道歉之余又补了一句“我把所有套餐都给您试一遍,死不了您投诉我。”
真是,我雾都绅士杰克从不畏惧。
————————————————
在接下来的几小时中,杰克把所有方法都试过了。结果却是没什么成效。
他的所有同事都叫来了,结果自己划不死他,瓦尔莱塔的蛛丝被他用来做引体向上,触手废了十条最后拿来做烤串。不知道谁按开了奈布护腕的气囊,于是班恩一勾勾住了枕头,脆脆鲨有它自己的想法忽然长脚和娃娃私奔了。
全输。
————————————————
于是杰克成功再获投诉。
此时,领导一手扶额告诉他自己已经不希望他为单位做什么贡献了,把奈布萨贝达那个自愿死亡的好评赚回来就回原职。
而雾都绅士也保持着他的呆滞状态绅士翻窗走了。
————————————————
奈布家明天注定要掀起关于花式试图死亡的腥风血雨。

(杰佣)来聊聊我们村的村花村草。

土味庄园番外。
很短✔

还是我,艾米丽。
2
今天我跟你聊聊我们村的村花村草。
3
先说村花。他名字叫奈布·萨贝达,长得贼标致,还是个前雇佣兵。
4
有天,我们正吃饭呢,结果他突然就出现在村口了,这村口客铃一响,我就知道是前村长又拐人回来参加他那个鬼游戏了。仔细一看,长的还挺行。于是我们立马就把他请进去吃饭去了。本来形式大好。就差办个晚会啥的了,结果,艾玛突然说了一句:“您是不是…那什么的…秃头啊…?”
5
哦,艾玛,我的魔鬼,我的砒霜。
6
然后佣兵小哥的脸就黑了一半,这还不算完。艾玛又把他的兜帽按了下去。接着艾玛说“你们看,没有头发的痕迹嘛。”佣兵小哥的脸全黑了。
7
于是他掀起了自己的兜帽,让我们欣赏了一下他的秀发,于是我们就再没说过他秃头了。
8
再说村草。
9
他是一个假秃头,平时瘦骨嶙峋,但是一摘面具就瞬间增发顺便给自己加八十个帅气buff,再来个公主抱,一时有无数少女给他送人头。
10
可他俩搞一起去了。
11
那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早晨,艾玛打开奈布小哥的房门,发现房里的床上躺着佣兵和杰克两个人。一时无数少女心碎,我的心情也变的十分不美丽。
12
艾玛才22岁,怎么能让他看如此黄暴的画面。
13
所以,我们这是个基佬村。
14
走开,这些该死的粉红泡泡,走开,远离我和艾玛。走开,莫挨老子。
15
我需要回诊所看看我的眼睛。

突然好怕有一天小英雄也有沙雕ooc

就好比咔酱说:我是谁,我是绿谷得不到的男人。
或者绿谷说:呵,你这样的男人,我还不需要。
真是想想就害怕。

玛丽苏来到庄园的一天


✔就是很恶心红豆的玛丽苏文写的。
✔微杰佣,占tag致歉。

1
欧利蒂丝村今天来了一个人,七彩头发比周可儿还要飘逸,下巴尖的可以戳穿密码机,她的眼睛占了脸的三分之一,嘴巴比美智子的还要红,脸白的像个鬼一样怕是粉底液用了两瓶。
2
她还不晓得如何破译密码机,每天拿着一个艾玛同款的工具箱,开始报点,并且每一场都是jio克,还要让他抱着自己出地图,把人家给累惨了差点投诉村长强制加班。
3
她还带来了一个不知怎么的就强行恶毒的红蝶小姐,不顾村长的规矩要出去逛街然后强行恶毒的红蝶小姐就强行被捅了,全村都不想管他,但是他还是要跑出庄园,前村长不服了,他说,他的庄园是能说走就走的吗?然后下午趁着jio克去保养爪子的时候那个人又回来了,还是那个尖下巴,只不过改了个名字做了个染烫抹了个指甲油,还以为大家认不出来,说什么自己有技能,结果就是吼一嗓子,真的周可儿都听不下去了,抄起火箭筒往她头上夺。然后她就又吼了一嗓子,不知道是哪个三无人员告诉他的吼一嗓子就可以不被打,所以她就被打昏过去了。大家都不想管他这个睿智所以就任由她躺着了。
4
晚上大家都在吃饭的时候她终于从地板上醒过来了,她站起来第一句话就是说一会杰克回来了你们这些垃圾都要给本公主下跪,大家摆出了恶心的表情,就在这时jio克回来了,看到这个差点用下巴把他手臂给戳穿的人气的要死,唰的一爪子又给拍晕了然后擦个三秒的刀又跑佣兵小哥房里去了。
5
皆大欢喜啊。

想改圈名。